黄景瑜 | 用 MAN 帅征服世界

爆发之年、多事之秋,26 岁的黄景瑜的2018 年有着当红小生特有的节奏,飞驰人生之下,荷尔蒙爆表的他,用柔术和胸肌这种MAN 帅征服着世界。

黄景瑜 | 用 MAN 帅征服世界

黄景瑜

商务车开门的瞬间,他打着哈欠进来跟所有人打招呼,脸比荧幕上看上去更清瘦简单一些,看上去是平实的男生,牛仔裤、军绿外套、军绿板鞋,一身都不耀眼。坐下后他先吃了一碗馄饨,再一边化妆一边接受我们的采访。

他看上去心情不错,不算健谈,但很真诚直言,关于2018是他的爆发之年“,我真的觉得还好,我没有特别的感觉。关于希望得到大家的认可,只是这个阶段被认可了,当一个艺人想彻底被认可不是随随便便容易的事情。”

出道两三年,谈及自身最大的变化,他很坦率:“越来越睡不着觉了。真是失眠,可能有点对这无所谓了。工作节奏上没有什么变化,还是特别累,也挺充实的。”当然人气飞涨有目共睹。有时候年轻人走到他面前说“我特别喜欢你”,他觉得很开心;但有时候出门,比如他吃碗馄饨,想坐着安静喝汤,但旁边冒出很多手机一直在拍他,就让他觉得受困扰。

而有意思的是,这个被称为“黄有梗”的小生有着他自己的轻松逗比,比如他给自己的仙人掌起名黄铁柱。他很喜欢养花花草草,虽然叫不上名字,但在大街上觉得好看,他就买回了家。关于成长,他很随性,“男人不管多大年纪,都还是有成长的空间。我觉得男人多少都有一点孩子气。”

黄景瑜 | 用 MAN 帅征服世界

黄景瑜

享受飞驰

孩子气可能是他私下的状态,荧幕上,他更多是一种荷尔蒙爆表的帅气。

除了在《红海行动》和《结爱》的圈粉,在2019 年大年初一要上映的韩寒电影《飞驰人生》里,他主演赛车手。

在剧中,这个赛车手是个富二代,对标沈腾饰演的前车神。“腾哥是之前连续四五年的冠军,后来他因为一些问题被禁赛了,之后复出,我已经是当时最快的车手,也是连续五届的冠军车手。他希望打败我,为了万博manbetx网址,也为了证明自己,我也想跟他比一场证明自己是最快的,就一直想帮助他,但不是那种骄傲或有点鄙视的,而是真心诚意帮助他完成比赛,圆我一个跟他比试的梦想,有点英雄惜英雄的感觉。”

而之所以跟这部戏跟韩寒结缘,黄景瑜说是韩寒通过微信找到了他,他一听韩寒导演,就觉得是品质的保障,而且韩寒之前的小说和电影他都看过。“我之前跟他不熟,但一直觉得他挺有趣的,接触了之后发现就是特别搞笑的一个人。”

和韩寒导演第一次合作,黄景瑜说韩寒拍戏的方式和一般的导演不太像,基本上当天给的台词都会改。前两天他拍一场采访的戏,一大早到现场,台词给到他,就一句话,他很快背下来了,结果拍了一遍之后,韩寒说请等一下,然后临时给他写了一篇新台词,接近100 字。黄景瑜只能快速背下来。

拍这部男人戏,也是一个很好玩的状态。因为每天等戏的时间特别长,甚至几个小时,大家都会坐一起聊天。沈腾搞了一个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大长桌到现场,剧组的人围着桌子BBQ,大块吃肉。

黄景瑜 | 用 MAN 帅征服世界

黄景瑜

而赛车戏,对黄景瑜来说很过瘾,“天天开个赛车到处晃。”之前他并没开过赛车,现在上了赛道,发现档位、刹车还是跟普通车不一样,好在原理大同小异。最直观的差异感是,赛车开起来比较粗暴,没有任何电子安全系统的辅助,马力强劲,低速的扭距都特别大,纯靠车手控制车身和转弯角度,开起来非常刺激。“因为正常转弯,我们开普通车电子系统会介入帮你修正车的方向,赛车就是靠你打方向盘自己修正。”

对于预告片里他开赛车的大神范儿,他特别直接地说:“开得特别厉害的都是真大神开的,不是我开。”他学会了漂移和原地掉头,颇有哲理地表示:“漂移是一种可控的失控。如果在漂移的时候,车其实是一种失控状态,但是车在车手的控制之下叫漂移。”

他说赛车失控很容易,随便踩油门,它就失控了,所以无论是漂移还是原地掉头,他都学得很快。他一向喜欢赛车,比如很喜欢赛车电影《极速风流》和观看一些国际特别有名的拉力赛或者摩托车赛。而在现实中,他自己开车偏温和。

黄景瑜本人是个摩托车发烧友。有一天他骑摩托车去《飞驰人生》片场,同样热爱摩托的尹正看到了后双眼发光。“因为他住北京,车都在北京,我们在上海拍,他看到我的车,内心很躁动,手脚没处搁,就特别想骑车出去。”不过因为尹正平时骑赛车,而且黄景瑜的车比较大,尹正骑了一圈苦笑着说不习惯。

一开始玩车,黄景瑜是觉得骑摩托车特别拉风,入手了之后,他发现骑摩托车是挺拉风的,但并没有人关注车手的样子。因为你要戴着头盔,基本上没办法露脸的,人家也关注不到你。他真正享受的是,骑摩托车那种自由感是任何交通工具都没办法相比的。

“开车首先风不会吹到你脸上,其次你踩油门踩刹车,都有一定延迟的,而摩托车是直接左手离合和右手油门,飞驰起来风吹着你,是很自由的感觉。”他最愉快的经历是深秋骑到上海浦东的郊区,秋高气爽,旷野小路,风格外轻柔,空气不冷也不热,落叶飘来飘去,他就慢慢骑,几乎可以和时光永恒。